他叫胡文虎,人稱《萬金油大王》!豪門別墅建18層地獄,卻女敗父業家族虎落平川。(圖)

2017年05月10日     4120     檢舉

1941年2月的一天,一批華僑代表應邀參加「國民參政會」,飛抵重慶。這時正值抗日戰爭最艱難的時刻。

身旁陪同人員一想到將要面見蔣介石,不免都舉止拘謹。

唯獨一個人,大步流星邁進戒備森嚴的總統官邸,瀟灑自如。當蔣介石進入會客廳,他走上前,做出了一個讓在場所有人都感到錯愕的舉動。

他伸出手,拍了拍蔣介石的肩膀。

這一拍,連蔣介石也嚇了一跳,但還是擠出一絲笑容,示意他坐下。

他成了唯一一位「拍」過蔣介石肩膀的人。而他的身份遠沒有這麼簡單:

生於緬甸仰光,在兵荒馬亂的年代裡繼承父業。

他發明的良藥,其銷售網路被經濟學家估計覆蓋了地球一半的人群。

先後獨資創辦了17家中英文報紙,均以「星」字冠名,成就了他的星系報業王國。

他還是抗戰時期華僑中捐獻物資最多的個人。

他被稱「南洋華僑傳奇人物」。

你或許沒聽過他的名字,但一定用過他發明的「頭痛醫頭,腳痛醫腳」居家旅行必備良藥:萬金油。

他叫胡文虎,人稱「萬金油大王」,

胡文虎從小就爭強好勝,性子上來了誰也不理會。前前後後換了十個老師,終於被學校辭退了。父親無奈,只能把他送回家鄉念私塾。

西遊水滸里的忠義肝腸,都成了他心目中的大英雄;血液中流淌的是客家人生來勤勞儉樸和強悍不屈的性格。正是因為這樣,發達後的胡文虎看到那些趨炎附勢的人,眼裡都只有不屑。

永安堂舊址

「客家子弟不平凡」

早在19世紀末,胡文虎的父親鬍子欽就隻身一人,冒險乘坐「大雞眼」船,漂洋過海到了今天的緬甸仰光,創建了永安堂國藥行。

十幾歲的胡文虎白天在藥鋪幫忙,晚上點燈讀書。

一生懸壺濟世,施藥救貧,胡氏父子的國藥行深得緬甸華人之心。

只是,苦心經營了幾十年後,因為平日裡樂善好施,鬍子欽沒有留下積蓄不說,反倒留下一大筆債務,永安堂國藥鋪也瀕臨倒閉。

胡文虎及妻子

眼看著父親畢生的心血都將毀於一旦,胡文虎典當了妻子鄭炳鳳的一對金腳鐲,處理了父親的身後事。面對衰敗的葯堂,胡文虎沒有氣餒,他與弟弟胡文豹商量了一番,決定振興永安堂。

安排好永安堂的日常事務,胡文虎便動身前往香港考察。臨走前,母親拿出平生的積蓄,淚流滿面:「全部心血都交給你們了,是生是死就全看你們自己了。」

用這2000元,胡文虎拜訪了香港藥材行的老闆,還清了父親欠下的債務,清理賬目後,重新聯絡了父親的老顧客們。日夜工作,每天胡文虎只睡四個小時。

儘管父母都信佛,胡文虎卻從不相信宗教宿命論。他意識到改變現狀的前提,需要對中草藥進行一場大改革。

兄弟二人把中緬兩國的藥物研究了個遍,還聘請了多名西醫專家前來研發。

當時人們一定沒有想到,用薄荷腦﹑樟腦﹑桂皮油﹑案葉油等加石蠟製成的膏狀藥物,竟會產生如此神奇的功效。

南洋地帶氣候炎熱,日光強烈,人們在勞作中非常容易中暑、頭暈、疲乏。

永安堂國藥行改良後的虎標良藥,一時間成了人們消暑清涼的不二之選。

胡文虎的事業也開始坐上過山車。

1910年,虎標良藥在仰光發跡。

1923年,新加坡設立永安堂總行。

很快曼谷、泗水、棉蘭、吧城等東南亞城市紛紛設立了分行,上海、汕頭、廈門等城市也出現了永安堂的分行。

胡文虎未雨綢繆,在戰爭到來的同時,趕在物價飛騰之前囤積了大量製藥原料。

戰爭時期,藥品供給不足,虎標良藥遠銷整個西太平洋以及印度洋,包括中國、東南亞以及印度這三大人口最多的市場。

有經濟學家估計,「虎標良藥可能性的顧客相當於地球全人類的半數以上。」

據稱當時胡文虎名下的財富已達3000多萬美元。

好的商品需要有力的宣傳,胡文虎深諳這一點。同鄉胡燦說:起初胡文虎把萬金油一瓶瓶送人,讓人們試用、了解產品功效後,再開始銷售。

每年春節,他都派員工在路口懸掛起大量燈籠,一邊畫著老虎,一邊寫著「永安堂」。

有時候,他自己還會頂著虎頭去推銷。生意受阻,他就把私家車改頭換面,裝上了老虎頭,車身塗上老虎斑紋,把喇叭變成發出老虎吼叫聲,遊走在新加坡的大街小巷,儼然就是一個行走的廣 告。

胡文虎請美國福特汽車廠定製的一輛安了虎頭的汽車

當然,胡文虎整個商業生涯最大型的行為藝術,必須是他的虎豹別墅。虎豹別墅有三處,分別在香港、新加坡和福建龍岩永定。

虎豹別墅的畫風也是延續了他一慣的kuso風格。偌大一個庭院變成了泥塑中國傳說故事展示館,亭台水榭、假山石洞間陳列著觀音菩薩、妖魔鬼怪……居然還有閻王殿。講述著西遊記、八仙過海等故事。

鑒於華僑離鄉日久且普遍文化水平不高,胡文虎將虎豹別墅作為一所學校,為當時不識字的華人提供一系列中國歷史、文化、宗教和道德、倫理的課程,其作用就像哥特教堂安裝的宗教花窗,即便是看不懂《聖經》的普通人也能夠熟知基督救世的故事。

他在別墅中設立一個泳池,標明只有華人才可使用,更是大漲了海外華人志氣,樹立了華僑領袖的非凡形象。

另一方面,精明市儈的胡文虎也將之作為品牌宣傳的手段。香港虎豹別墅竣工後,胡文虎舉辦了盛大的喬遷宴,邀請香港總督在內的1600名貴賓出席;新加坡別墅落成,同樣舉辦了盛大的喬遷宴。

如今被探訪者認為詭異的新加坡虎豹別墅,它的動工新建幾乎動用了當時新加坡所有的黃金庫存,它的照明系統比當時整個新加坡的其他建築物加在一起還要多。總之一句話,我胡文虎就是南洋華僑中最牛的,不僅富可敵國,就連「洋大人」都要敬我三分。

可是胡文虎是不是真的審美水平那麼差呢?就是一個沒文化的土豪?也不見得。

根據一位長期跟隨胡文虎的族侄胡知非回憶,某天他去拜訪胡文虎。

胡文虎問他:「你覺得虎豹別墅這些雕龍畫鳳,靚不靚?」

他不敢拂逆其意,但又不想昧著心理原想說的話,就說:「很好看,不過有些人說『太俗了』。」

胡文虎回答說:「他們懂什麼,我這個花園是給世界遊客欣賞的,若學歐美的洋化,再洋也洋不過他們,他們到香港來,怎麼會有興趣來看?」由此可見,胡文虎設計的別墅,故意全盤採用中國寺觀廟宇中慣常的泥塑彩繪造像,就是為了與眾不同,奪人眼球。

從胡文虎的所作所為,也算是一個話題不斷的商人。賣藥品做報業;做慈善捐醫院捐學校支持抗戰;

內容未完結,請點擊「第2頁」繼續瀏覽。

相關閱讀